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联系我们

电话:010-85309866
邮箱:tongyuan@zgtygs.com
传真:010-85399066
网址:www.zgtygs.com

媒体报道

【南方日报】两百淑媛入画中 宛如当代仕女图

作者:刘芳宇 来源:南方日报 发布时间:2015-04-28

去影楼拍一套“旗袍写真”并不少见,但如果自己的旗袍照能与数千名全球华人佳丽并排出现在一轴长卷上,不仅能全球巡展,还能成为该项目申报吉尼斯纪录的贡献者之一,这一文化推广与商业结合的模式,短短几个月内吸引近万名中华淑媛加入。

 

4月20日,“全球华人旗袍映象长卷”深圳卷的开拍仪式在中丝园中华旗袍馆举行,这幅世界最长的华人旗袍长卷将增添200位深圳“画中人”。参加开拍仪式的有来自深圳政企、文化界等女性精英,其中不乏多年的旗袍爱好者。

 

每位被拍者都是旗袍文化传播者

 

“长卷”活动由天津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刘冰发起策划,原定只是在天津招募,没想到市场反应出乎意料,“迎合了很多女性的旗袍情结”。长卷已在天津、杭州、宁波、成都、纽约、广州等地拍摄,深圳是其中一站。活动一推出,第一阶段200个招募名额10天就招满了。

 

深圳市妇女社会组织促进会的刘淑琴是深圳站报名者之一,“平时就很喜欢买旗袍,但只有参加活动有氛围时才穿一穿”。这次报名,刘女士经过专业的妆容、服饰搭配,换上一套橘粉色的长款蕾丝旗袍,拍摄后将成为深圳卷的其中一员,作为第一期拍摄成果在文博会期间展出。

 

刘冰告诉记者,他的旗袍情结缘于童年时翻看电影杂志,“在那个特殊年代,大多女性都身穿灰蓝衣服,而我躲在房间里看老电影杂志的明星照片,那如同另外一个世界”。

 

如何推广旗袍传统文化?“审美上,重复就是力量。”刘冰说,中国至今没有哪种服饰可以超越其对中国女性气质和品位的塑造,每一位拍摄者都是旗袍文化的传播者,每个人用手机秀出自己的照片和长卷,就有更多的人知道穿上旗袍可以这么美。只有当它在你生活中重复出现的次数足够多了,才能真正影响你。

 

深圳人穿旗袍色彩偏向华丽

 

开拍仪式上,长卷徐徐拉开,美人们依次展露画上。人们拥上前,不仅赞叹旗袍的美,更惊艳穿它的人。人与衣物,相得益彰,画中女子无论长幼,都身着旗袍,服饰体态或眉目表情各自不同,宛如当代《簪花仕女图》。

 

“旗袍长卷”深圳站的发起人唐光艳,从事旗袍设计工艺研究20多年,被誉为“花样旗袍皇后”。“旗袍之于中华女性,凝聚了东西方观念的碰撞,文化与时尚的变迁,更是家国的认同与身份象征。”她认为。

 

“一般旗袍有海派、京派、粤港派等之说,但现在对旗袍的分类一般按穿着场合和功能来划分比较多。”当代旗袍重新回归到我们的生活,应市场需求服装设计师运用旗袍元素进行创意设计,推出具有时代特征的改良旗袍,而一些国际大牌也推出含有旗袍元素的中国风时装。在中华旗袍馆,就集中展示了当前国内最具代表性的十大旗袍品牌。

 

对比中国几大城市的旗袍佳丽,刘冰将深圳佳丽穿旗袍特色总结为“融入国际色彩”。据他观察,在北京穿旗袍的女士以年龄偏大的老年人居多,而北方城市更偏爱红色旗袍;而在深圳,穿着者更多的是具有社会地位的中壮年。受香港影响,深圳的旗袍氛围,由社会精英带动,色彩更大胆,融入了国际元素。

 

■特写

 

“奶奶”模特队展旗袍神韵

 

开拍仪式上,代表深圳旗袍爱好者走秀的并非专业模特,而是来自深圳退休老干部艺术团、平均年龄超过60岁的“奶奶”模特队。

 

长卷中的旗袍淑媛已达8000多名,年龄跨度从4岁到90余岁。在各地推广旗袍长卷时,刘冰也在挖掘穿旗袍的“有故事的人”,如成都断臂女孩雷庆瑶、将军女儿张素央等。“文化需要有人的参与”,从民国到今天,从宋氏三姐妹到奶奶模特队,旗袍服饰文化也串起了历史的故事。

 

摄影师牛长渝第一次见到这支奶奶模特队的旗袍走秀时,“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在一次旗袍走秀活动,看过无数年轻模特“僵硬的走台”后,老年模特队对旗袍的演绎让牛长渝为之震撼。“一个眼神,一个转身,都具有旗袍的神韵”,“恰到好处的丰韵,颈、肩、胸、腰的线条”,不只是体态,内在和肢体语言都适合旗袍。

 

 “旗袍穿出了中国女性的含蓄、高雅和柔美,不只是旗袍本身的形式美,人体美学的美,还有外在形体、肢体语言的美。”牛长渝认为,旗袍是“中国文化艺术的小型博物馆”,“每个中国女人的衣柜里都应至少有一件旗袍”。

 

模特之一的路姐今年65岁,说自己“一辈子爱美”。小时候一直看着母亲穿旗袍,年轻时却因文革打压,无法追求美。参加工作时在高校和政府部门,穿的都是严肃的套装。直到2000年,在某次大型国际活动上,路姐第一次在国际社交场合穿起珍藏的旗袍,她仍记起外国友人的称赞,“穿出了中国女人的风韵”。

 

在后台,路姐的先生一直驻足欣赏,说起穿旗袍的妻子,先生很是骄傲,“真的挺美的,穿起来就是模特队里最好看的”。